關於亮點

本所為一間具有物理治療、職能治療服務之自費治療所,所內治療師皆具備國家高等考試合格和臨床執業數年的經驗,更對醫療專業有無比的熱情與願景。

提供個案專門且合適的治療及場所,採自費預約制,並符合理保險理賠與社會補助申請單位,針對個案不同之年齡、性別、職業、症狀等狀況,給予徒手治療運動治療儀器治療功能訓練等治療技術,並且提供傾聽、安心、專業的諮詢管道,以公開、透明、合理的收費,達到最佳的治療目標。

1.如有其他院所的病歷摘要、診斷證明、照會單或醫囑單,請攜帶至本所。並視同當次使用優惠券就醫。
2.如有做過醫學影像檢查,如X光、核磁共振…等。請攜帶至本所。

新北府板衛物 字第 QY31010049號



成立一間治療所,事實上幾乎是每個在職場的治療師心裡的話。

在台灣,每一位合格的治療師都至少受過四年專業和實習的訓練,還要再加上國家高等考試的考驗才能到社會上工作。可是幾乎每一位治療師初入職場都會有很大的挫敗,因為學校所學的、所訓練的,到了職場才發現落差很大。設限於制度和環境,我們常常不能夠根據病患的需求,給予適合的治療和建議,自然也看不到病人的進步。時間久了以後,治療師們常常會迷失自我,有的人一年換數次醫院,有的人離開了醫療圈,甚至有的人離開了台灣。能夠堅持下來,有熱誠的,有抱負的,沒有忘記初衷的,能以病人為己任的,往往剩下一小群人。而我們,就是剩下來的一小群人。

我們都是來自於各大不同院所,服務多年的治療師,都對目前台灣的醫療現狀感到灰心。所以決定挺身出來,成立一個環境合適,可以發揮專長,病人值得信賴的醫療機構。全民健保原本是舉世聞名的社會福利,但在長時間的演變下,醫療顯得趨近於廉價以及崩壞。對於臨床醫療人員而言,每天必須面對莫大的病人以及不知所云的治療內容,根本沒有時間去瞭解疾病的發生原因、預後、和衛教,還有這些被財團控制的醫療院所,以商業為考量的出發點,辛苦的臨床醫療人員只有面對一直被壓榨的環境。對於病人而言,看病需要花費很多的時間,卻得到很少的治療,常常光是掛號就要提前一個月預約,然後在大醫院等了一個早上的時間,最後看病只看了五分鐘,只能到一些止痛消炎藥,這樣的模式應該不是讓人樂見的。對社會而言,健保每年的財政赤字一直累積,這就必須得藉由更嚴格的核刪來把關,甚至連一些必要治療都被刪除,或是認為病情不夠嚴重而被刪除,久了之後,自然會造成專業人員的流失。


放眼望去台灣,在健保框架下的醫療生態,我們第一線的臨床治療師常常聽到一些問題。

▎第一是治療時間不夠。
以中風病人為例,中風病人的復原黃金期是三個月至半年,但每週只能排治療半小時至一小時的訓練,三個月總和才數小時,這對中風病人是極度不夠的,因為人從出生到成人至少花了十幾年的時間在學習動作和功能,對中風的病患而言,如何能在分散的數小時內重建成人應有的動作功能?而黃金期過了,想要再進步就相對困難,於是家屬得花更多的金錢和人力在照護上。

▎第二是治療品質不夠。
以肩關節沾粘(五十肩、冰凍肩)為例,事實上肩關節沾粘對治療師是個很好處理的骨科問題。通常復健科主流的儀器治療只能提供減緩疼痛和放鬆的效果,但肩膀還是角度受限,舉不高。而這種疾病需要一對一的徒手治療,針對肩關節活動受限的角度做牽拉或者關節鬆動術來達到更好的生活功能。但這種一對一的治療若以商業考量上,不理想的,因為相同的時間可以操作更多的儀器治療,來治療更多的病人。可提供的治療效果的確差強人意,以至於病人對醫療的信心越來越低,常常換了數間的醫院診所看病。於是病人常常轉向一些民俗療法或是偏方,導致花了大錢以及時間,但延誤了病情,甚至造成傷害。更別提被健保局核刪等等的問題,萬一被核刪了,醫療人員就是在做白工。

▎第三是治療資源不夠。
以腦性麻痺的孩子為例,像這樣有這類先天重大疾病的孩子(如基因缺損、粒線體疾病),為了改善疾病面帶來的影響,需要非常多的專業來考量兒童的發展與未來,更需要整合許多的資源來幫助這些天使們所生長的家庭,可是台灣有經驗且有熱誠的兒童臨床治療師嚴重不足,這些孩子常常連要排一個專業的治療課程就得等候數周,甚至到半年的狀況,或是要兩三間醫院來回奔走,因此光是適應環境和治療師,孩子與照護者就得花很多時間,導致治療效益混亂且無法深入家庭,時間久了,孩子與家屬的信心常常因此受到許多打擊與感到沮喪。況且臨床治療人員每天的業務量繁重,面對複雜的疾病或者問題,就避重就輕了。更甚者,某些醫療院所會表達無法為這些孩子提供協助。

因此我們希望建構三贏的環境與治療關係。
讓臨床治療師能提供更專業,更好的治療品質,更完整的醫療專業服務,滿足治療師們的熱情。
讓有需要的人能夠獲得更直接與用心的治療管道,省去更多不必要的等待與經濟上的浪費。
讓社會能夠導正醫療的供需問題和醫病關係,導正台灣醫療的風氣。